无障碍说明

俄罗斯用一届世界杯改变刻板印象:原来战斗民族也能很温柔

[摘要]“这次体育上的欣喜感觉,像是在经历了近年来的不断对抗之后,松了一口气。”

世界杯的举办提升了俄罗斯的国家形象

撰文/张蕾 应虹霞 周骁 李旭 丁美丁

三位总统站在雨中,淋得湿透。

俄罗斯总统普京先生的情况好一些,毕竟他只是尽地主之谊。法国总统马克龙先生和克罗地亚总统科琳达女士忙着颁奖、安慰和祝贺,完全顾不上形象够不够优雅体面。

世界上大概再没有什么大型活动能让政要们如此全情投入。

因凡蒂诺穿梭在球员和政要之间

国际足联主席、意大利人因凡蒂诺穿梭在球员和政要之间,谈笑风生,游刃有余。2018俄罗斯世界杯决赛期间,因凡蒂诺再次展现了他外交家的气质和能力。而跟他有着相同角色和类似属性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德国人巴赫也在列贵宾席。

法克大战之前,到访的巴赫与俄总统普京进行了会谈。俄罗斯最大的电视台用极短的时长播报了这条简讯。这是国际奥委会以“系统性使用兴奋剂”为由限制俄罗斯参加2016年夏奥会和2018年冬奥会后,巴赫与普京的首次见面。

体育盛会成为了沟通的舞台和交流的桥梁。这一点,没有谁比朝鲜和韩国在今年的体会更深刻了。

俄罗斯也成功抓住了这次世界杯的机会,向世界做了一番隆重的国家形象展示。多亏了热情的志愿者和友好的普通居民,使得调动了如此重大国家力量而打造出的PR工程,真正具有了血肉和温度,为瓦解世界对俄罗斯的刻板印象注入了一点点力量。。

“英国媒体对俄罗斯的报道出错了吗?也许,有一点。”

当埃里克·戴尔打入点球,英格兰淘汰哥伦比亚,进入八强的那一刻,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评论员呼喊道:“打倒(反俄)propaganda(宣传)!打倒那些告诉他们的球迷不要来(俄)的英国媒体!”

2016年欧洲杯,俄罗斯球迷和英国球迷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

英国与俄罗斯是这届世界杯上最微妙的一对关系。就足球领域而言,2016年欧洲杯200俄罗斯足球流氓暴打上千英格兰球迷的惨状让后者国民心有余悸。在马赛的那场冲突之后,BBC曾推出一部讲述俄罗斯足球流氓的纪录片,里面的内容加重了外界对俄罗斯治安状况恐惧。世界杯东道主国的一位男性公民面对镜头,说了这样一番话:“我要给那些可能要来2018年世界杯的人一些免费的建议。学学这个国家的历史,每过100年,我们就会卷入一场战争。我们天生就是战士,这融入了我们的骨血。如果你带着剑来到这个国家,你将死于这把剑之下。”

尽管俄罗斯方面对这部纪录片中的一些内容进行了反驳,但对俄罗斯人粗鲁、好斗的刻板印象还是深植于外界的脑海。对于足球流氓的恐惧焦虑加上当前俄罗斯与欧洲关系紧张的背景,本次来世界杯的欧洲球迷尤其是英格兰球迷,不管是相对于相隔距离更远的南美球迷,还是纵向比较历史数据,都要少得多——这在英格兰惊喜地打入半决赛的情形下,显得更加尴尬。

有到访的英格兰球迷发布推特讲述自己的经历,认为媒体误导了他们,俄罗斯是个非常友好的国家。俄罗斯媒体认为,英格兰球迷羞辱了英国媒体。

来到俄罗斯的英格兰球迷,他们认为之前自己被媒体误导了。

《卫报》记者肖恩·沃克尔在莫斯科驻站超过10年。“我看到了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在这期间的剧变,快让人认不出的那种。我一直告诉那些还能听我多说几句的人,我说,绝大多数来到俄罗斯的球迷都应该会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政治氛围、媒体报道偏好、历史文化因素,乃至气候,都能成为外界对俄罗斯印象不佳的原因。

沃克尔听到一些第一次来俄罗斯的足球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惊奇——原来莫斯科也是一个有着上好的餐馆和看起来不是怪物的居民的“正常的地方”。他听去过世界上真正危险的地方旅游过的英国朋友说起,因为太过紧张和担忧,以至于不敢来俄罗斯。虽然他坚持认为记者不应该忽视对这个国家负面事件的报道,但通过这些身边的见闻,沃克尔也会反思:“英国媒体对俄罗斯的报道出错了吗?也许,有一点。”“我确实会想,我们外国记者是否能更好地解释这个国家”。

新俄罗斯人,为这个国家重新画像

在世界杯期间,俄罗斯极尽所能向外来者展示他们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在下诺夫哥罗德,志愿者拾到了我们记者的钱包并步行两公里送了过来;当出租车司机要价高昂时,会有市民主动要求免费搭送我们。

在莫斯科,当我们记者因为餐馆刷卡系统问题而不能付账时,当地人主动上前帮忙想办法,带着我们去附近银行取款。

在萨马拉和圣彼得堡,当地组委会甚至专门为英格兰人举行了“tea party”,以满足他们对下午茶的执念。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说,人民很热情,气氛很浓烈,场馆非常好,是他经历的最好的大赛之一。

52岁的宇都宫彻一是日本最知名的足记之一,采访过5届世界杯,拿到过2009年日本年度体育记者大赏,目前供职于雅虎日本体育频道。他第一次来俄罗斯是在2000年,普京第一次当选总统。此后每隔8年左右,他都会来一次这里采访足球。

宇都宫记得,最开始目睹的俄罗斯“人们生活很贫困,球场也多是前苏联时代的老物件,设施条件也一般”。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俄罗斯经济条件上升到了新的档次,球场也是又现代又舒适。短短10年变化如此大,这样的欧洲国家也是少见的。”

法国国际电台(FRA)的记者安东尼·格罗内特给俄罗斯世界杯的主办方打9.5分(10分满分),“过去我从来不会想去俄罗斯度假,想到俄罗斯我就会想到一直下雪,贫穷,丑陋的建筑。但是到了这里以后发现完全不一样。不只是莫斯科,我还去了喀山,我只听过一两次名字的城市,这些地方都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看。我想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俄罗斯旅游。”

“实际到了俄罗斯,会发现它与电视镜头下看到的俄罗斯,完全逆转了。以前,总以为俄罗斯人易怒,冷漠,但在这次世界杯上,无论从协调现场的工作人员,到司机,再到街头的店员,人们都非常热情且友善。”NHK主持人小岛伸幸说。

当然,在欧美人眼里,大量的、便宜的啤酒和明媚的夏天、充足的阳光也让这里变得更加可亲。

俄罗斯世界杯志愿者

宇都宫认为,扭转其他国家来访者对俄罗斯印象的关键,是“对我们帮助最大的志愿者”,“他们有的年龄很大了,但主力是20岁前后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多数会说很简单易懂的英语,对外来文化很包容没有抵触心,主动服务的意识很强。这与他们的上一代明显不同。我想,我看到了一代新的、没有经历过苏联时代的新俄罗斯人。”

“可以肯定的是,这届世界杯的组织工作改变了来这里的人对这个国家的看法。”法国《队报》资深记者埃尔韦·彭南特说:“很多西方人看到了发达的城市(到处都有WiFi,高水准的地铁交通……),也看到了这里的年轻人跟世界上其他的年轻人一样,开放,热衷于社交网络,纹身……这看起来很荒谬,但之前似乎有一种宣传让我们觉得这里的民众在国家领袖的控制之下,言语和行动都没什么自由。”

彭南特也关心这里是否有种族歧视的问题。他询问在俄罗斯的赤道几内亚留学生,在这里“有没有遇到麻烦?”

“他甚至对于我问他这样的问题感到吃惊,他说,‘我在这里两年了,我没有碰到任何问题。’”彭南特说,“当然,歧视是会存在的,就像在其他任何地方一样,而且也许有更多黑人的国家情况会更严重。……这里人很高兴看到这么多人来,很愿意向他人展现国家的另外一面。有多少次我都听到年轻人跟我说:‘外界对俄罗斯的认识是不对的,还是您自己亲眼看看吧。’”

这里的年轻人使彭南特印象深刻,以至于他认为他们才是当下最能代表俄罗斯的“标志物”。

“应该说(最具代表意义的)是这代正在寻求认同的年轻人。真正有标志意义的是,我看到的这些人,都希望能够勾勒出一个不同于西方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形象。”

俄罗斯赌赢了,然后呢

我们采访了十余名各国记者,大家都同意,俄罗斯通过大型体育赛事,特别是世界杯这种举世瞩目的盛会来做国家形象和实力的展示,是“有效果的”,“通过举办这次世界杯,俄罗斯成功地提升了国际形象。”

“这个策略在这次来俄罗斯的人身上,很成功。但是改变一个国家的形象需要时间,尤其是有大量偏见存在的情况下。但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策略,西方人(的眼光)不是唯一的检验标准。这次来俄罗斯的南美人也非常多,跟摩洛哥人口一样多。我收到的反馈都是积极正面的。”彭南特说,“在这个赛事上,俄国人赌赢了。”但是,“足球毕竟只是足球。不应该过度阐释体育盛况(带来的其他效应)。俄罗斯展示给西方的形象有时是和政治相关的,而这些政治方面的事情,或许(政客们)并不希望人们对此做出什么改变……”

俄罗斯击败西班牙,民众街头狂欢

街头狂欢、聚集在欧洲和美洲等多个国家看来都是正常之事,但在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仿佛经历了某种“特赦”。”俄罗斯世界杯已经变成了一个自由的节日,”专栏作家马克西姆·屠多列波夫有这样的观察。

7月1日,俄罗斯队击败了西班牙,国民沸腾。汽车堵在莫斯科街头,人们跳起了即兴迪斯科。《经济学人》欧洲版报道说,“成千上万的舞蹈狂欢者蜿蜒穿过莫斯科大剧院——那里的芭蕾舞女演员也在后台观看比赛,直到来到了卢比扬卡大门口,那是FSB(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总部,它的前身是KGB(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

所谓“狂欢”,就说明,它是反日常的。

对此,有乐观的看待。“事实上我们来到俄罗斯以后,也发现所谓的各方面的限制,其实并没有事先想像中那样的严重。所以说,世界杯是个很好的舞台和方式。”小岛伸幸说。

也有冷眼看待。《经济学人》说:“自由的节日几乎肯定会以恢复先前的规则而不是永久解冻而告终。俄罗斯当局可以随意拧紧和松开(规则的)‘螺钉’这一点并不新鲜。”

曾给克林姆林宫做公共关系的前记者安格斯·罗克斯堡说,如果没有真实的改变,形象塑造也走不远,“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是内容本身,而不是传递内容的方式。”

沃克尔在《卫报》上发表文章认为,这次世界杯,俄罗斯总算有了一些改变。“很多年了,俄罗斯官员总是叫嚷着外界有反俄的偏见,这样做是比真正打开大门、展现这个国家的另外一面要来得容易一些。这(世界杯上的自由和开放)或许是一个暂时的现象,也不会让阴暗面就此退却,但毫无疑问,这样的展示是受欢迎的。”

世界杯的成功举办给俄罗斯的民族自信打了一针强心剂,这也是除了国家形象提升之外,世界杯经过俄罗斯广袤大地后留下的又一笔遗产。

“举办世界杯对国家实施其他的战略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出色的准备和举办世界杯表明,其他国际活动,包括在新的国家发展计划框架内,也可以实施。”谢尔盖·卢科宁说,他是俄罗斯科学院中国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也是国际足联国际体育研究中心的成员。但在外交方面,卢科宁则没有那么乐观:“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的紧张局势将继续存在。唉,世界杯只是一个‘午休时间’。”

体育的内涵与美好,在于一群人,共度一段无可取代的时光

如果说成功的赛事组织是俄罗斯本次世界杯的规定动作,那么,国家队的表现便可以看做是一组超常发挥的自选动作,为世界杯对俄罗斯的意义又增添了特别的重量。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他们是这届世界杯最大的惊喜!当他们输给克罗地亚那天我都哭了。”说起国家队这次的表现,我们前方拍摄团队的俄方制片助理安娜忍不住叫起来。

“我们球队在1/4决赛中表现是一个礼物。”卢科宁说。

这是俄罗斯人的共识。但外界的兴奋剂质疑随之而来。此前的“系统性服用兴奋剂”的阴影依然未散。

“还是因为过去的一些问题吧,比如说冬奥会俄罗斯有组织使用兴奋剂事件。所以西方媒体会用一种严苛的眼光来审视俄罗斯足球队。但是FIFA也宣布了,本届世界杯,兴奋剂检测阳性案例为零。两年后的2020年就是东京奥运会了,没有俄罗斯的参与是冷清的,也是十分可惜的。所以这个宣布,意味着俄罗斯体育的前景是光明的。”小岛伸幸说。

世界杯,对于俄罗斯而言,这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向来被视为鸡肋的三四名决赛现场,64406名观众欣赏了比利时2-0战胜英格兰。全场声量最大的呼喊,不是竞赛双方球迷的歌唱,而是“Ros-si-ya”(“俄罗斯”)的颂歌。这个曾经在战争时被认为富有侵略性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的代名词,在球场上听起来,却显得温和又爱国。

安娜向来说话直接:“是的,我们就是这样。俄罗斯人民和政府很不一样。政府可能显得有些冷冰冰,但是俄罗斯人是很热情的。”

2018年的夏天,俄罗斯以足球的名义,留给了世界很多记忆。有人喜欢这里的教堂,“无处不在,很漂亮。”有人记得惊心动魄的场面,“比赛捉摸不定,令人激动,无聊的比赛很少,每场比赛都有很多故事。”有人把“阿尔巴特街区的日与夜”刻在脑海里。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西蒙·库珀认为,世界杯不会改变俄罗斯内政外交的困局,但“它为俄罗斯的集体相册留下了一些快乐的页面。这些共同的记忆将比普京(的统治)来得长久。”

《经济学人》难得地展示了温柔感性的一面:“这次体育上的欣喜感觉,像是在经历了近年来的不断对抗之后,松了一口气。我们看到美国和俄罗斯球迷在莫斯科地铁中拥抱,反复对彼此说,‘会有变化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rahxi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球队数据

赛程赛事

    射手榜

    积分榜

    热门视频

      独家策划